记录大学四年期间的一些难忘的 有意义的事情 以及一些图片,大学时代不幸沾染网瘾,终日流连网吧,荒废学业,在昼夜颠倒、萎靡不振中虚度了几年青春;如今再回想起,像是做了一场真实而可怕的噩梦,醒来沁出冷汗。

挺佩服自己当时所涌现出的那种前所未有的狂热与专注,可惜我只是拿来在虚拟世界中大肆挥霍时间与精力只为追逐虚无的激情、满足,甚至是虚荣。我最终未能将它们引入正途。


结果不言自明,以一本肄业证书草草了结我四年,乃至整个学生生涯。当我终于明白我所荒废的今日正是昨日殒身之人所祈求的明日时,留给我的只剩下十年之工,废于一旦的无奈与苦楚,对家人的愧疚和深深自责,而对明天的美好构想则被无情地吹入风中,渐渐远去。 网瘾事件在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同时也重塑了内在——而这种变化便是摒弃旧有观念,重获新的思维方式——正是失落与孤独将它从脑际边缘拉回中央,我为这意外的发现而欣喜,并感到些许宽慰。


我乐于见到自己对事物有了更深邃的思考,它像一只脱离鸟笼的鸟儿,在旷野上找到更为宽阔的天空。从那以后,我不再去作无谓的承诺或保证,在欺骗辜负了很多人之后终于意识到这种行径的丑陋可憎;我曾打算像亲人预期的那样等到合宜的年龄结婚、育子,然后平静安详地走进坟墓,可现在我漠视这些常规,正如我鄙弃千篇一律的大学论文;我更加学会了感恩,并随时准备为人效劳,这种感情有出于天真友善的本性,更源于网瘾时期赋予我的无情——它曾使我对身边所有人的苦苦相劝甚至于谩骂都置若罔闻;我的骨子里多了分孤独打造出的正直,或者不如说是愤世嫉俗;我珍视我所拥有的一切,因为我已尝到失去的苦果;我也为以前纵容糜掷时光的举动深深忏悔…… 时间弥合了网瘾划开的伤口,让我对游戏的态度日趋释然,但却留了永远的血痂,每每回望,蓦地一下刺痛我的心。